#心得《飲食男女電影劇本與拍攝過程》

飲食男女電影劇本與拍攝過程

劇本/王蕙玲、李安、James Schamus

採訪/陳寶旭

會看劇本書的人應該不多吧,我也是最近幾年才開始看劇本,

目前有出版的劇本書也不多,除非是非常紅的電影戲劇才會出版,比較意外的是,去年的日劇四重奏,在台灣也出了中文版劇本書,聽說還賣得不錯XD

在圖書館翻到這本劇本書,反正看劇本也蠻快的便一起借閱,書裡裡除了《飲食男女》劇本全文外,還有李安第一次回台拍片的過程與訪問

其實還蠻有趣的。書中寫到李安回台拍片其實遇到很多狀況,美式與台式作業不同,調適得十分辛苦。

…《喜宴》一下子又殺青了,我們在台北的人感到有些不可思議,因為在台灣拍片只有進度落後,很少聽到準時殺青的。

《喜宴》是在美國拍的,光這句就可以預想到李安回來會遇到很多麻煩啊……對照他後來拍的片,也只有《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》再回來台灣取景。

…回台灣拍戲最大的個好處,就是導演如果還沒想好怎麼拍,發個脾氣就可以多三個鐘頭思考,這是台灣習慣,我本來也不曉得。

這段實在是既好笑又悲哀啊。

對你而言電視演出的經驗對電影都沒有任何幫助是不是?

我覺得滿不好的,反而是負面的影響,因為你還要幫他去除一些電視的東西。電視的螢幕很小,加上觀眾可以不斷轉台,所以表演必須要很誇張,才能吸引人家的注意力。

電視上經常是臉塞滿了畫面,沒有呼吸的空間,不像電影,銀幕那麼大,觀眾什麼都看得清清楚楚。基本上電視主要還是在做表情,所以我覺得電視演員其實是很難用的,尤其如果他們沒有老底子,只有純粹的電視經驗,要扭他就會很難扭,除非真的很有心,像楊貴媚這樣肯放下一切去配合的演員。

這段讓我想到日前看的電影《血觀音》,不得不說有些演員就是能讓人一目了然他是電視演員,有些則否。

從美國帶人來是真的很痛苦,好像身上扛著十字架一樣。

外來的工作模式對台灣的影響是慢慢來的,是有需要才會改變。

我覺得如果說一個導演有使命感要去改變什麼,不是很實際的,個人只能拚命做出好東西,產生一點影響力。

這段連結到李安後來《臥虎藏龍》、《斷背山》得獎後,台灣一直有些聲音,想靠一個超人救台灣電影根本是妄想,把壓力壓在一個人身上真的很不實際。

翻劇本書的時候,順便重看了一次《飲食男女》(重看才發現陳昭榮有演這部,演技好生嫩啊啊,趙文瑄雖然在這部是配角,但看得出演技真的比《喜宴》時更自然許多),

不知道劇本出書時有改過,還是這就是原本拍攝時用的劇本,幾乎九成都照著劇本拍攝,對白也九成接近,無刪增片段。

對粉絲來說(?)少了一點小驚喜與趣味,但如果這就是拍攝時用的劇本的話,不得不佩服編劇與導演之間的溝通與信任。

據書中所述,《飲食男女》的原案是電視劇《四千金》。

的確,把電影中的事件條列出來,多加點衝突調味料,就是三十集的電視劇,但同樣的事件經由編劇與導演的演澤卻可以成為一部不俗的電影

《飲食男女》亦是編劇王蕙玲第一次嘗試寫電影,她形容寫電影像投籃,要精準地投到導演指定的籃框裡,但相較電視劇,寫電影對編劇來說壓力比較小。

書中李安導演說王蕙玲編劇很能寫,但可能因為之前都在寫電視劇,所以結構不足,故後來李安、黃蕙玲再加上James Schamus一同討論編修,最後完成劇本。

日後王蕙玲與李安再合作《臥虎藏龍》《色戒》等作品。

以下為王蕙玲編劇訪問的個人摘要。

其實很有少有電影的核心是可以「一言以蔽之」的。

最近看的電影書都說要一句話講出電影劇本核心,這樣才是好劇本,但我一直抱持著懷疑,可以理解這個時間寶貴的時代,有時候就是要讓人一句看到核心,但我總覺得哪裡怪怪的,

直到看到王蕙玲編劇覺得核心無法一言蔽之後,我才心安許多!!!像《飲食男女》的核心可以是家庭解構,也可以是愛與犧牲,東方社會家庭的溝通等等,有很多面向的。

當然要一言以蔽之是「愛」好像也可以,但我實在不喜歡這樣,那幾乎全部的電影核心都是「愛」了吧。

我們讓老朱一家人靠著每個星期天的晚餐來作業家庭的維繫,從這裡去鋪陳出一個解構的危機。

為什麼這個家為有解構的危機,就是因為內在的慾望太強烈,所以劇中人不停地做菜,也很認真在吃,但是他們從不滿足。

又因為家庭成員每個人都有強烈的犧牲意識,就更加強了飢餓的感覺。

據說電影內的菜色都是有隱喻的,但我對這些菜真的沒研究,看不出個門道覺得可惜,

全世界的料理中,似乎只有中國菜名是特別的,其他大都平鋪直述,中式燉肉末佐青蔥蔬菜細麵(陽春麵XD)之類的,只有中國菜才有龍鳳呈祥、獅子頭、百花盅等等。

職業背景的設定,往往是配合電影的意象而定。

老朱原本曾設定為是裁縫師傅,因為四周都是女人的緣故,不過我覺得大廚更好,因為東方家庭的故事真的都在餐桌上發生

重看後覺得,常吃老朱的料理怎麼可能不胖……每一道都精緻功夫菜(熱量……)

而且看到菜吃不完被倒掉的畫面好心痛(重點錯)


James提出讓老朱是個沒有味覺的人,對他自己做出的菜「食之無味」,這是個很高明的安排。

James的這個提案根本神來一筆,而且貫穿全劇,到最後一幕,老朱終於嘗到二女兒煮的湯的味道,完美收尾。

Post Author: ami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