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讀書心得 《地下鐵事件2-約束的場所》村上春樹 Haruki Murakami

地下鐵事件2-約束的場所

地下鐵事件2-約束的場所

Underground2

村上春樹

1995 年 3 月 20 日日本地下鐵發生了由奧姆真理教所主導的「沙林毒氣事件」。之後,村上春樹訪問數十位受害者,寫成《地下鐵事件》一書。

為平衡「地下鐵事件I」的報導,村上春樹的「地下鐵事件II」特地訪問了奧姆真理教多位信徒,以其文學洞察力,將年輕人的不安心理,以及易受控制的靈魂表達出來。為此,村上春樹數度前往旁觀麻原彰晃等人的審判,這經驗令他痛苦,讓他更去感受信徒們的迷惘之心。

《地下鐵事件》訪問受害者及周邊相關人士,這本《約束的場所》則訪問奧姆真理教一側的人們。不過,即使村上與編輯很努力找人採訪,但相較之下,願意受訪的人比《地下鐵事件》還要少了一半以上,而且都屬於比較不激進、已回歸到一般生活,甚至還有開始反奧姆的人。即使如此,本書仍讓我們可以了解他們在進奧姆之前是怎樣的人、為什麼進奧姆、裡面的生活是什麼樣子,在發生地下鐵沙林毒氣後他們又怎麼看待這件事。

看了幾位的陳述,蠻多人都是早年就對宗教有興趣,自願入教,(中間也有部分的人提到奧姆到後期會強拉人入教的事(註)。不過,如果遮去奧姆教徒的字樣,只單看每個人的早年生活,會發現其實《約束的場所》與《地下鐵事件》訪問的對象並無差異,都是社會上隨處可見的一般人。

他們只是無法接受世間的體制,不能適應,或被彈出來的人,這些人才會進到奧姆進去。

村上在這本訪談中,也一直在摸索惡的形狀與樣貌。

村上:純粹當作故事來想的話,所謂「因為人都是有污點的,所以幫忙除掉他是對的」導理說得通,以故事的情節和道理來說,沒錯。「撒沙林」的具體行動時,就毫無疑問地變成了惡,這兩者之間該畫出一條什麼樣的界線才好呢?

惡是什麼樣子?為了信仰而殺人是惡嗎?對地下鐵事件計劃一無所知的教徒是惡嗎?得知對方是前教徒,即使對已經脫教也不願賣東西/租房子給他是惡嗎?警察毫無證據的狀態下監聽教徒、侵犯人身自由,這是惡嗎?

我在這本書裡最感震驚的橋段是,警察逼教徒踏過麻原彰晃的照片,來確認其忠誠度。跟禁教期的幕府如出一轍,時間相差四百多年依舊沒變。

最後收錄村上與心理學者河合的對談,覺得看完八位教徒的訪問後,這兩篇對談頗有釐清與撫慰的效果。但也說到只有短暫的訪談,可能還是無法理解受訪者真正的想法與狀態。

註:曾看過日本電視台介紹地下鐵主嫌之一的土谷正實的人生,他因為算是精英份子,有化學相關的學習背景,接觸奧姆後,奧姆便積極要他入教出家,家人不讓他再接近奧姆,奧姆就把他家整條街貼滿白紙。後來把他帶到寺廟保護,奧姆就整天在外面拿擴音器宣傳(?),僧侶要帶他移動到別處時,他就逃脫進奧姆出家。

土谷被捕後,仍堅信麻原好幾年,在法庭上持續緘默等待麻原的言論,直到某次麻原開延依然什麼都沒說,土谷才忽然醒悟,「難道尊師是把我們這些弟子推到前面去當替死鬼嗎?」自此開始懷疑麻原。最後在死刑執行前對麻原留下這段話。
「為了滿足自己的野心,利用弟子們的信仰心令其執行反社會行動,進而奪走許多人的生命,針對這點,希望教祖能不要再裝病,好好說明你到底抱持著怎樣的想法做這些事?」

Bookmark(0)

Post Author: ami

文具,讀書心得,鋼筆,手寫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