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讀書心得 《魔女的槍尖》1~3

魔女的槍尖

薛西斯

電子書/ Readmoo

  「我的魔法,能打開世上所有的城門。」
  身穿黑色鎧甲、宛如騎士般的他如是說。
  人們於是視他為傳說中的救世主「魔女的槍尖」,
  以為他會帶領他們攻陷這座萬惡淵藪,
  全然不知等待著眾人的,是人間煉獄般的覆滅,
  伴隨著掩藏在黑騎士的微笑下,深不可測的心思。
  同樣肩負「魔女的槍尖」使命,
  受燈流引導到此處的青年夏瓏,
  意外救了唯一倖存的白髮少年,領著他離開這片黑色沙漠。
  卻沒想到兩人接下來的旅途,
  即將受到黑騎士所埋藏、極具毀滅性的祕密牽引──

看完《H.A.》之後就對薛西斯這個作者留下深刻的印象,在朋友的大力推薦下翻開了《魔女的槍尖》第一集,然後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對不起我錯了,我應該先看《魔女的槍尖》,再次建議看《H.A.》之前先看這本啊啊啊,不然真的會少了一些樂趣(?)。

好的,崩潰完畢。

回頭來講《魔女的槍尖》,這本書我不爆雷就無法寫心得,所以以下皆有《魔女的槍尖》與《H.A.》劇透:

故事概觀

H.A.》裡一開始把遊戲與真實世界切開,雖有H.A.之父(?)與其弟子的想望但遊戲與真實的連結性並不高。而《魔女的槍尖》則完全相反,在《H.A.》裡,H.A.是遊戲,在《魔女的槍尖》裡,對某些角色來說是與自己以外的東西產生連結的唯一管道、是心靈創傷的出口、是唯一能讓他自由在花叢裡跟奔跑的世界。在現實與虛擬已經切不開的情況下,自然會互相影響,比較溫馨的是夏瓏書香線、李奧站起來(x)線,殘忍地展性各種人性的話是翡翠迦納與伽藍線,還有最後才發現真愛 ()的黑騎士線。

《魔女的槍尖》不是個英雄旅程的故事,唯一比較像英雄的人應該是村民尤勒狄斯(?),但我們在第一集就知道他永遠不可能成為英雄。硬是要說的話,應該接近於「尋找金羊毛」的類型,畢竟他們花了兩集在找黑騎士。通常這種類型的故事,最終都會發現要尋找的東西就在自己身邊,翡翠迦納的確找到黑騎士,而他想要的東西也真的就在自己身邊,就是自殺。所以更簡單地來說這是個「找死」與「阻止找死」為主線的故事。

生與死,create & delete

生死在書中是個議題,作者用了一個特別的觀點來討論,在遊戲的世界中NPC認知的「死」是唯一的,玩家(遊俠)則可以無限重生。但在現實世界中卻相反,NPC反而是可以無限重生的那一個。

遊戲機制非常的謎樣,讓人覺得設計出這遊戲的人是不是很恨老闆,或很恨玩家啊(爆)所以翡翠迦納才要用這種方法ˇ毀掉遊戲嗎(不)

遊戲中有許多村落/城市,但這些村落/城市各自有個「對城」(可以想像成各種無機質的怪物),村落/城市裡的人(NPC)日日被「對城」虐,但沒有能力打倒他們,只能期待玩家(遊俠=魔女的槍尖)造訪,從苦難中解救他們。

如果把這款遊戲看成是像candy crash,讓玩家解掉一關又一關的「對城」沒有終點地玩下去,似乎蠻合理的。但這是一款虛擬實境網遊,裡面生成許多AI NPC,他們並不像candy crash裡的candy一樣只會落下,會接觸玩家,甚至與玩家有情感連結。但在「對城」的機制下,根本是反其道而行,所以當與NPC交好的玩家(夏瓏)得知不管救或不救村落,他們都會消失時,內心的矛盾便非常深刻。

伺服器關掉的瞬間,他們就徹底化為虛無;再一次開機時,又會重新誕生。就如同遊俠死後可以不斷重生不斷重生重生重生一般,沒有生也沒有死的性命,那是沒有重量的性命。
將自痛苦中解脫的喜悅,與這樣的性命放在天秤之時,那或許是一份仁慈的大禮。

我喜歡這段的描述,對照故事後面角色(書香)選擇死亡的時候,可能也是一樣的心情吧。

反正又不是真人,就沒有關係嗎?

承上述,這樣的遊戲機制又衍生另一個道德議題,玩家是不是該不顧NPC村人死活,只要快速過關就好?
對追求破關的玩家來說,這是理所當然的事,反正他們又不是真人。但只是想在虛擬實境裡散步逛逛欣賞美術造出來的美景、順便與NPC聊天(?)的玩家(夏瓏),因為跟NPC有了情感連結,就會覺得這真的沒有關係嗎?

「反正,又不是真人……」夏瓏喃喃自語道。
看見新聞報導上的災難時,也會產生類似的感覺。
因為距離太遠了,所以不像真人。
雖然理智上知道那是在很遠很遠地方的一個人,不過當這些東西化為一連串數據和鉛字以後,彷復就失去了那種恐怖與距離感。
(中略)
人的情感好像也是這樣的原理。不熟悉的人,遠到了最後,已經難以為他帶來任何喜怒哀樂。
就像是畫框中的男女、就像是小說裡的人物、就像是電玩裡的角色、就像是……
素未謀面之人、一生只會隔著圖像或文字知曉的人,那樣的他們,跟這些村人的存在有什麼不一樣?

這邊的形上學存在的討論好棒,說到底,因為認識就有關係?因為距離太遠就沒關係?因為有肉體所以不能殺?因為沒有肉體所以可以殺?
這真的可以討論很久。

「(前略)因為村人們的腦中根本不存在『虛擬人物』的概念,最後他們只會往他們能理解的方向去作曲解而已。」
「曲解?那是什麼意思?」
「比方說我現在說你是一個根本不存於世上的虛構人物,你會覺得怎麼樣?」
夏瓏冷淡地笑道:「覺得你是個白痴吧。」

這段我也超喜歡,而且是雙重詭計(咦),對夏瓏(玩家)來說,NPC是虛構人物,對我們(讀者來說),夏瓏他們是虛構人物……
細思極恐啊,會不會對另一個未知的生物來說,我們也是虛構人物呢?

電玩於醫療上的應用(?)

故事中說道虛擬實境有應用在醫療復健上,但電玩產業在這塊還是比較先進,所以也會協助醫療復健使用試玩版等等,進而帶出了書香的故事。除了主線外,覺得這條線最棒,也是我的唯一鼻酸點。躺在安養院裡的老人,在遊戲中遇到了暖到發亮的夏瓏一行人,應該渡過了最後一段快樂的日子吧,比起躺在安養院裡,沒有人探望,不能自理地被機器人搬來搬去,雖然安養院的人類照護師人很好,但對書香來說……唉。希望我老的時候也有虛擬實境網遊啊啊。

不過,還是有點不懂故事中的虛擬實境網遊是怎麼操作的,書香在遊戲裡可以走路或協助打對城,只是動作不靈光,這我能理解(我也是手殘黨(x)。但他卻無法講話,而只有NPC聽得懂,雖然書中有解釋是AI在判別這方面比人類強,可是我的疑惑點是,為什麼不能完整說話?他手腳不能動但在遊戲裡都可以走了?

除了書香的部分完,李奧線應該也算是電玩於醫療上的應用(?),李奧的腳不良於行,在電玩裡也是跑跑跳跳。話說我一開始還想他會不會是伽藍的妹妹(偷玩電動),最後跟姐姐在遊戲裡大合解之類的……嗯,果然不是這樣的故事。

吐槽

其實關於故事沒有什麼想吐槽的,覺得很棒!本來怕後味難受,其實也還好,較討喜角色都活著(?),書香的話…QQ對他來說這是仁慈的大禮。最煩的就黑騎士吧,他真的是個大大大雷包,放在哪都一樣,但作者最後給他一個很棒的Ending,就繼續追尋吧黑騎士(?)。

但也可惜它出在輕小說書系,我並非覺得輕小說書系只能英雄旅程HE的書,而是很遺憾輕小說在台灣給人的印象就是可以輕鬆閱讀、HE、英雄式故事的書籍,這會造成拿起追求輕鬆閱讀的讀者覺得被背叛(?),而想看有意思的故事的人在非輕小說書架上拿不到這本書。

不過這本書真的蠻難歸類,放奇幻或推理都很怪(而且光類型就爆雷(?),只好放在書店平擺的黃金位置了,那邊不分類!

延伸閱讀
虛擬與現實的分野:魔女的槍尖│薛西斯
[100寫作挑戰] 134 讀薛西斯《魔女的槍尖 (1)》



Bookmark(0)

Post Author: ami

文具,讀書心得,鋼筆,手寫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